戏剧创作

 戏剧创作     |      2020-04-06

来自:《人民早报》小编:

紫色的大豆穗儿,火红的迎亲轿,火红的新嫁衣,跃动在浓厚的青纱帐里,迸发出野性的漂浮,生命的繁荣。日前在京上演的大弦调《红大麦》,在开心慰勉、俏皮的唢呐声中风起云涌地拉开帷幙,为大家演绎了一出爱恨情仇的流芳千古故事。该剧赞颂了性情的光明,讴歌了敢于斗争的民族气节,在广大表现抗日主题素材的剧目中算得上是独具匠心的好小说。

笔者钦佩乌海歌舞蹈艺术团音乐家们的胆魄和胆识,在小说、电影曾经发生广泛影响以往还敢碰触“红水稻”这一标题,凭借勇气和智慧对传说实行再创设,并将之成功地搬上五调腔舞台。大平调版《红小麦》不是影片的简便移植,而是丰富利用戏曲花招来推动轶事剧情,构建规范人物,无论是叙事手法照旧内容铺陈,都与电影完全分歧。戏曲设想、写意的特点在该剧中获得丰硕显示,比如一场“颠轿”就发挥了戏剧欣欣自得的优势,唱得信口开河,舞得自然,令人改头换面。现在稍微大平调悬疑片,多是生活化的表演,缺乏写意性和程式化,由此被轻渎地叫做“音乐剧加唱”。乐腔《红稻谷》没有这么的印痕,一招一式都以用唱、念、做、舞来产生。“颠轿”既有古板戏《抬花轿》的意蕴,又不是完全的照搬模仿,而是在世袭功底上的创新。

该剧核心厚重,立意深远,用绘身绘色的影象再次出现了抗日战斗开始的一段时代普通百姓英勇顽强、拼死抗争的沉痛图景。在中华民族祸殃之时,连九儿、十九刀那一个底层民众都投身到抗日的连串中,他们用身体,抵御外敌的凌犯。九儿要去炸冤家的器材列车,一身缟素,一担烈酒,带着慷慨赴死的沉痛,冲向敌寇的军车。轰然的轰鸣,冲天的火光,唤起观众压在心底的情怀,点燃磨灭不掉的部族回想,也生发出对及时的底限的联想,特别是“东瀛侵袭者休想赖账”的咆哮,激动人心!那也是南阳梆子《红水稻》的现实意义。九儿、十二刀悲壮倒下,外孙子豆官顽强地活着,他们就好像中华东军政高校地上的红水稻,一茬接一茬,继续不停,生生不息。舞台上挺拔的中国工人和村里人红军政大学学麦,不但有热火朝天的视觉效果,更有水落石出的象征意义。值得赞誉的是监制用活了布景,当青纱帐里尸山血海时,发行人让红小麦的景片抖动起来,那样的管理让客官真切地觉取得青纱帐颤抖了,红小麦愤怒了,侵犯者的罪名,激起天怒人恨。

剧中的东家九儿、十七刀创设得骨肉丰满,特性明显。编剧和导演在开立人物时也充足运用戏曲化的招式,三人物都显得出明显的本行特点。九儿是花旦,十三刀是架子花,发行人将众多守旧程式化用在现世职员身上,自然流畅。九儿是草台戏班里唱刀马旦的扮演者,特性泼辣,敢爱敢恨;十二刀是大麦地里的草丛铁汉,天性豪爽,立场坚定,连胯下的坐驾也特别,不是黄膘马,不是火焰驹,而是二头叫驴。编剧和出品人夸张他们的天性,放大他们的特征,宛如大写意的泼墨画,线条粗犷,棱角显著。扮演九儿的扮演者史茹正确把握人物性子,既有霸气女子的灵巧豪爽,也可以有贤妻良母的婉约细腻。史茹的演唱很有武术,音色甜美,默化潜移,并且有很强的产生力,几大段很有难度的选段,她唱得跃然纸上,绰有余裕。扮演十四刀的扮演者李永利,形象英武,一抬手一动脚都显流露野性和豪气。

稍显不足的是戏的后半部,戏剧冲突少,情感劝导多。假如前边的戏也能做得戏剧矛盾激烈,传说性赏鉴性强,曲剧《中国工人和村里人红军政大学学麦》将会收获更加多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