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艺术资讯     |      2020-01-02

放浪形骸之外之 2003年 200cm X 1400cm

鼓浪屿 2012年 180cm X 305cm

  六法言气韵生动,用之于油画,气从力出,笔有力而后用色,色可有韵,有气韵而生动。油画用笔要向中国画论取经,可从中悟出一条崭新之路,笔法可解释为持油画笔之手感。要用力、用气,方可留下生动之笔触,则气韵生动。

  画之气韵出于笔墨,米虎儿力能扛鼎,黄涪翁强挽万牛,洵为千古名论。(黄宾虹,1944年自题山水)用笔之功力,如挽强弓,若举九鼎,力有一分不足,即是勉强,不能自然,自然是活,勉强即死。(黄宾虹1944年《与傅怒庵书》)

  沈括《梦溪笔谈》曰;书画之妙,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

  故气韵乃是修养、内涵之深度而产生之活力与生动性。

  高雅之情,一寄于画。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所谓神之又神,而能精焉。(郭若虚《图画见闻志》)

  世之观画者,多能指摘其间形象位置色彩瑕疵而已。至于奥理冥造者,罕见其人。如彥远画评,言王维画物,多不问四时。如画花,往往以桃杏芙蓉莲花同画一景,予家所藏摩诘画《袁安卧雪图》,有《雪中芭蕉》,此乃得心应手,意到便成,故造理入神,迥得天意,此难可与俗人论也。

  谢赫云;卫协之画,虽不该备形妙而有气韵,凌跨群雄,旷代绝笔。(沈括《梦溪笔谈》)